2030年80%可再生能源發電目標如何實現?德國專家這么看
2022-07-22 11:29 來源:第一財經 編輯:礦材網

可再生能源是德國尋求更安全的電力來源的答案嗎?


  在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本周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上,德國國際合作機構中德能源轉型項目主任侯安德(Anders Hove)介紹稱,德國電力系統不缺乏靈活性,也不缺乏承載量,但當務之急是減少降低電力市場對天然氣過度依賴的現狀。再加之今年夏天法國核電產能降低,歐洲電力價格居高不下。綜合長期來看,需求側響應和提升可再生能源比例是德國長期的路徑選擇。


  本月,德國通過能源一攬子法案修訂提案,重申對氣候議程和清潔能源發展的承諾,希望在2030年實現80%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目標。截至目前,可再生能源在2022年已占德國電力供應約50%,2021年為45%。


  北京綠色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院長馬駿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稱,短期來看,油價和氣價迅速攀升會讓傳統化石能源行業受益。但長期來看,這也產生了巨大的心理影響,即外部能源的供應鏈并不穩定?!皬倪@一意義而言,新能源比絕大部分國家依賴進口的傳統能源會更安全,光伏放在自己的土地上,氫能也在自己的土地上,不需要從外部進口,也不需要擔心通道被切斷。這一角度來看,很多國家會加大在本國新能源(4.940, 0.27, 5.78%)投資和開發的力度?!瘪R駿說。


 可再生能源高占比的電網如何增加可靠性


  可再生能源高占比的電網如何增加可靠性


  侯安德表示,考慮到歐洲現在的情況以及面臨的能源危機,無論是德國還是歐洲,各國政府都在努力進一步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供需。


  弗勞恩霍夫研究院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到目前為止,每一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尖峰發電都有助于將2022年的小時批發電價降低4歐元/兆瓦時。為降低電價,德國政府從2022年7月1日起將電價中的可再生能源附加費降為零,并將從2023年起徹底取消該附加費,用財政補貼的形式支付這一部分用于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的資金。這將增強用戶從使用化石天然氣轉向電力的積極性。


  德勤中國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主管合伙人謝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通常所說的可再生能源多數是分布式的,非常均勻地分布在廣闊的領域,從安全的角度來說符合很多國家和區域的利益。


  但可再生能源的波動性較大。根據弗勞恩霍夫研究院的數據,2019年,風力發電在德國公用發電量中的比重從59.2%到2.6%不等,同一年,太陽能(8.790, 0.13, 1.50%)也曾達到過25%的峰值,但最低時僅為0.3%。


  侯安德介紹,盡管可再生能源已經有很高的占比,但德國電力系統仍然具有很高的靈活性和可靠性。這一方面源于燃電廠、火電廠自愿提供的靈活性,另一方面則是市場的作用,即能夠提供實時的能源價格。


  侯安德舉例稱,無論是在夏季還是冬季星期時,隨著需求側變化,每一類型的能源發電廠都能很好地滿足負荷變化所需要的靈活性,尤其是硬煤。


  中德能源轉型項目的一篇文章介紹,盡管德國推遲了明年燃煤電廠的退役時間,并重啟了備用電廠,但短期增加的煤炭產量將主要用于替代天然氣電廠,減少天然氣發電,從而使天然氣資源優先用于居民住宅、公共建筑和工業的供暖,這是因為短期內在供熱領域替代天然氣的難度要遠遠大于電力行業。


  鄰國傳輸提供部分電力穩定性


  侯安德稱,有研究預測到2030年,德國電力系統仍然具備高可靠性,甚至將完全高于德國或歐盟的監管要求。這得益于屆時德國的鄰國的電力輸送將大幅增加。尤其是跨季節性的情況下,當德國缺乏可再生能源來源時,其他國家可能會出現富余,這部分剩余容量將傳輸到德國,提供德國的穩定性。


  侯安德解釋說,研究認為到2030年左右德國的鄰國將能夠有富余電量傳輸給德國,是因為現在的歐洲就存在很大的容量市場,其他國家存在補貼,所以可能會導致這些國家有很大的富余,這些多余的能源將成為德國電力市場穩定性非常大的補充。此外,到2030年,風能和光能在可再生能源發電中的占比可能為2/3,并非全部,德國將考慮未來增加其他一些選擇的占比,比如抽水蓄能、進一步發展氫能、采用工業級別的一系列需求響應的解決方案。


  “其實就儲氫來講,它可能仍然在跨季的容量方面還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德國已經推出關于電解制氫設備具體數量要達到多少的相應目標,盡管如此,跨季儲能的容量和能力仍然是未可知的狀態?!?侯安德說。


  謝安也稱,對可再生能源的穩定性的一些擔憂主要是相應的科技和基礎設施沒有整體配套造成的?!斑@涉及電網對可再生能源的消納能力,生產生活的模式跟能源供給的模式匹配,這需要社會整體調整,包括峰谷電價的調節機制,智能電網的機制,還有儲能、蓄能的能力,這是一個綜合的問題?!彼f。


上一篇: 為應對日益嚴峻的天然氣供應形勢,歐盟7月20日頒布“節氣”條例

下一篇:高溫天氣還讓法國遭遇“冰塊荒”